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Barrons > 凯恩斯的启示

凯恩斯的启示

伟大的思想,总能历经时间的考验,仍然闪烁智慧的光辉。凯恩斯的智慧在今天仍然能带给我们很多启示。  

一、投资的本质  

无论是个人投资者还是专业投资者,都面临这样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投资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投资是永远的“击鼓传花”游戏,还是远见与洞察的艰苦探索。对于所有的投资者,前面都有两条路:一条是令人愉悦而兴奋的阳关大道,与人斗智,领先一步,获得迅速的回报。另一条是充满痛苦与单调的荆棘小路,与时间和无知搏斗,充满风险,只能在长期获得回报。相信对99%的人来说,道路的选择不言而喻。  

价值投资走的更多的是那条荆棘小路。这种投资方式对大多数人都不适合。因为这种方式违背了人的本性。这是我们DNA所决定的。凯恩斯说的非常透彻 人生苦短,人的本性渴望快速的结果。人们对快速致富有着异常的热情,一般人对更远期的收益用很高的折现率来折现。 不仅如此,在相同的智力和资源条件下,从事“击鼓传花”的游戏,其回报更高,风险更低。建议每个有志于进行价值投资的人,都要读一读凯恩斯的下面一段文字,作为警示。  

如果有读者插话,认为有造诣的个人长期一定能从这些玩智斗游戏的人手中获取巨大的利润。因为他可以不受盛行的娱乐消遣游戏干扰,而持续购买他所能构想的,有着最佳长期预期的投资。我们必须回答这样的读者:确实有这样认真的个人,他们的影响能否超过那些玩游戏者,这对投资市场很重要。但是我们必须补充说明,有几个因素让这样认真的个人在现代的投资市场无法超越玩游戏者。在当代,基于真正长期预期的投资是如此之难,以至于极少能够实行。想尝试的人必然比那些猜想公众行为从而略胜公众一筹的人要辛苦的多,而且风险更高。智力同等的情况下,他可能犯更多灾难性的错误。从经验看没有证据表明对社会有利的投资策略也是最有利可图的投资策略。与抢跑相比,战胜时间和无知的力量需要更多的智慧。更重要的是,人生苦短,人的本性渴望快速的结果。人们对快速致富有着异常的热情,一般人对更远期的收益用很高的折现率来折现。职业投资行业对没有赌性的人是无法承受的单调与苛刻。而对有赌性的人,他必须为其赌性付出相应的代价。更重要的是,一个打算不理会市场短期波动的投资者需要更多的资源来保证安全,而且一定不能大规模的运用借来的钱。这是进一步的原因为什么在给定的智力和资源条件下,从娱乐消遣游戏中获得的回报更高。最后,其实长期投资者最能增进公共利益。但在现实中,在由委员会或董事会或者银行管理的基金中,他们受到的批评最多。因为在一般人眼里,他的行为在本质上是怪异而不合常理,鲁莽而轻率的。如果他成功,那只会证实了大家的看法,即他是鲁莽而轻率的。如果在短期内他不成功,(这是非常可能的)他不会得到多少怜悯。人情世故告诉我们,以传统的方式名誉扫地也好过以异乎寻常的方式取得成功。  

二、投机与实业  

假如我可以用“投机”这个术语代表预测市场心理的行为,用“实业”这个术语代表预测资产在整个生命周期的未来收益。那么,投机绝不总是超越实业而更加盛行。

 

当投机只是实业稳定发展的洪流中的泡沫,投机者并没有危害。但是,当实业变为投机漩涡之中的泡沫,形势就严峻了。当一个国家的资本发展变成了一个赌场活动的副产品,事情肯定变得糟糕。  

作为一个英国人,凯恩斯认为美国的民族性就是投机。他甚至认为对所有的交易征收高额政府证券交易税,这可能是美国为缓解投机盛行,超越实业的情况,最可行的改革措施。 如果他活到当代,很可能会对中国作出完全一致的判断。而中国通过提高印花税来打击投机,则完全遵循了凯恩斯的建议。也许民族性里并没有投机这一项,这只不过是蓬勃上升的经济体的必然结果和普遍共性。

三、企业家精神  

我们社会的进步依赖有着冒险精神的企业家。他们不仅追求财富,更把创业作为自己的生活方式。凯恩斯对企业家,创业者的分析非常精彩,包含了对人性的深入理解。  

从前,企业主要由发起人或其好友及合伙人掌控。投资取决于是否有足够多充满乐观性情,积极冲动的个人。这些人以经营企业作为生活的方式,并不真正依赖对未来利润的精确计算。经营企业有些象彩票抽奖,虽然最终结果还是大部分取决于经营者的能力和品质是在平均之上还是之下。

 

我们积极行为的很大一部分依赖心血来潮式的乐观而不是数学计算,无论是道德,享乐,还是经济方面。很多时候,我们决定去做一些积极的事,而决策的全部后果只有在今后很长时间才能显现。在这种情况下,做这些决策只能是动物精神的结果,这更多的是一种心血来潮的冲动而付诸行动,而不是不作为。更不是把好处的多少加权平均,乘以概率,所计算出的结果。

 

可以说,靠延伸到未来的希望所支撑的企业,对整个社会是有益的。但个人的创业只有在合理的计算之上,辅以动物精神,并靠动物精神支持才可以。虽然经验毫无疑问的告诉我们,损失最终经常降临在先驱者身上。但创业者却可以撇开这一想法,就如同健康的人撇开对死亡的预期。

 

我们只是提醒我们自己,人类的决策影响未来,无论是个人的,政治的,还是经济的。这些决策无法依靠严格的数学预期,因为做出这样计算的基础并不存在。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冲动在推动世界发展。我们理性的自我,尽其所能在不同的选项中抉择,尽可能的计算。但理性经常让位于一时兴起的冲动,感情,或者机缘。  

四、信心

信心比黄金还重要。这并不是中国自己的原创,而是凯恩斯70年前的思考。由于我们的世界是靠我们的乐观和与生俱来的冲动在推动。这些冲动与乐观的平衡异常脆弱。因此,增强信心的最好方式不是喊话,而是创造有一个和谐的政治和社会氛围,让生意人感到安全,能够保持冲动,乐观的投资。

这就意味着,不幸的是,不仅经济低潮与萧条在程度上被夸大了,经济繁荣也过分依赖于让一般生意人感到融洽的政治和社会氛围。如果对工党政府或新政的恐惧压制了企业,这不需要是理性的计算,或者有政治目的的阴谋。这只是打乱心血来潮式乐观之微妙平衡的结果。

五、消费与投资

信心危机给当代经济生活带来痛苦。而解决这一危机的最彻底办法,就是让个人别无选择,只能消费其收入或者购买某类资本资产。虽然并不确定,却让他意识到这是他能得到的最有前途的投资。当他被对未来的疑虑所困扰,他有可能把他的无所适从变为增加消费,减少投资。但这将避免一种灾难性的,累积的,深远的影响,即当他被对未来的疑虑所困扰,他选择既不消费,也不投资。

确实,很多中国人在危机面前选择了购买某类资本资产——房产。但当房产不再是一种可行的投资方式,那么人们会不会选择第三条道路,也就是灾难性的“既不消费,也不投资”。也许不会的,因为在这条路上,还有一个巨大的拦路虎——通胀。



推荐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