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Barrons > 思想的闭环反馈

思想的闭环反馈

投资是一个关于想法的行业。作为职业投资者,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有独立原创的想法。与众人为伍,不仅乏味,更十分危险,因为集体一致的行动会毫无征兆地突然改变方向,令人措手不及,损失惨重。客户把钱交给你,并不是让你随波逐流,获得市场回报。如果要跟随众人,指数基金毫无主动管理,费用低廉,可以轻松追随市场的表现,省心省力。客户付给你钱,是为了获得你独立原创的想法,并从这些想法的实践中,获得超越市场的回报。从这个意义上讲,投资可能是唯一一个别人付钱给你让你固执己见的行业。

但是,与众不同,固执己见并不一定能带来投资的成功。坚持错误的看法与盲目从众一样危险,而且还可能造成更大的损失。只有与众人相异,而且判断正确,敢于坚持自己想法的人才有可能获得成功。但是,一个人如何获得正确的判断?

当一个人通过自己的经历,通过观察与思考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时,往往首先去寻找支持、证实自己想法的论据,而忽视与自己想法相反的事实。这是典型的“观测-归纳法”的局限。索罗斯推崇的哲学家卡尔·波普尔认为“观测-归纳法”具有先天的“真伪不对称性”,即真不能证明,伪却易证实。即使你观察到一万只白天鹅,也不能证明天鹅就是白的。因为只要有一只黑天鹅被发现,通过“观测-归纳法”建立的理论“天鹅都是白的”就会瞬间轰然倒塌,立刻被证伪。因此,卡尔·波普尔提倡大胆假设,用证伪的方式去不断试错,不断修正,而不是提出假说,然后到处找支持自己理论的根据。“证伪”也是索罗斯所一直推崇与实践的思考方式。

对自己的想法“证伪”可能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之一。在2001年《财富》杂志的文章《巴菲特论股票市场》中,巴菲特提到“达尔文曾经说过,无论何时,当他找到一个与他珍视的结论所相反的事实时,他有义务在30分钟内写下新的发现。否则,他的头脑就会像身体排斥移植器官一样拒绝不一致的信息。人类本能的趋势就是坚守自己所相信的东西,尤其是刚刚被证明的最近的经历。这一我们自身的缺陷造成了长久的牛市和长期的滞胀。”确实,很多曾经辉煌过的投资者就是因为过去的成功而失去了对自己想法证伪的能力,不断坚持错误的信念,从而在成功之后陷入困境。

但是,证伪并不能保证一个想法是真正好的想法。一个想法即使暂时没有被“证伪”,也需要不断的改进提高。这就是我为什么写博客与点滴的原因。与自然界一样,思想也需要不断的循环反馈。一个想法,在没有各种反馈之前只是一个想法,相当于开环系统,没有生命力,经不起考验。只有当经过自己和他人从不同角度,不同维度所进行的反馈,这个想法才能成熟起来,而且还有可能在反馈循环中迸发出崭新的想法,这才是思想真正形成的过程。这样形成的思想才有生命力。

当然,投资并不是只要有想法就行。从想法到具体的实施投资还有很长的路。具体到每个投资目标的分析,也要有细致的反馈过程。首先,分析必须来自于事实和逻辑,直觉不应该是投资分析者的特长。其次,投资者最基本的素养就是对数字和逻辑的分析,追根溯源,不能想当然。Don't Take Anything for Granted. 一个数字是怎么来的,其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假设是什么,是不是合理。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东西。最后,还要不断变换数字与关键假设,带入模型测试估值的变化。如果全盘接受外界的信息,无论是数据还是分析,就如同开环系统,传递函数是简单的1,根本没有任何反馈。这样的系统是不稳定的,容易随着输入扰动的变化而变化,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垃圾输入垃圾输出”。

不仅是投资的想法与分析,一个投资者的整体理念与投资哲学也需要在不断的实践中,尤其是失败中循环反馈,不断更新,以适应环境的变化。最近,被称为“债券之王”的PIMCO联席首席投资官比尔·格罗斯写文章反思了被人们称为伟大的投资者们。他的PIMCO,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以及著名投资者彼得·林奇,他们过去的辉煌与成功都建立在一个信用扩张的大时代。是时代造就了这些投资者,而不是投资者造就了这个时代。但是,这个时代还会继续吗?未来又会怎样?我想没有人能够准确回答。未来只能在实践中逐步被发现。生活只能事后明白,但却必须不断向前。未来还会有新的,更伟大的投资者涌现,而那些曾经辉煌却中断了思想反馈机制的投资者会被自己固有的思维方式所压垮,最终被淘汰出局。

作为一个投资者,他最宝贵的财产不是过去的经验与荣誉,而是保持思维闭环反馈的能力。与经验、荣誉、金钱、地位一齐成长的还有傲慢、偏见、自大、得失、脸面等诸多身外之物,像重担一样压在身上。多年以后,他还能保持当初刚入行时的“初心”吗?他还能拥有“禅心”,拥有淡定开放的心灵以及对新知的渴望吗?

推荐 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