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Barrons > 解读华为年报

解读华为年报

最近,华为公布了2009年度的年报。由于华为不是上市公司,无需定期公布财报。而这份年报则首次揭示了华为的运营状况。但是,与一般的上市公司财报相比,华为的年报更简单,缺少一些必要的细节信息,让分析更加困难。所以,这份年报只能提供有限的信息。我的解读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分析。

现金转换周期

看到这份年报,最先吸引我的不是收入、利润、增长,而是华为的现金转换周期。过去2年,华为的现金转换周期为:      

  

  首先,华为的现金转换周期很长,达到了91-112天。其次,2009年与2008年相比,现金转换周期有所恶化。这也意味着华为需要投入更多的现金维持运营。当然,现金转换周期受季节性影响很大。华为的各个转换天数的定义是:

应收账款周转天数

期末应收账款余额除以销售收入,乘以360

存货周转天数

期末存货余额除以销售成本,乘以360

应付账款周转天数

期末应付账款余额除以销售成本,乘以360

可以看出,华为的三个天数指标都是以期末余额计算,而不是全年的平均值。由于应收款、存货和应付款在一年中受季节性影响变化很大,因此这几个指标更多的反映了华为在2009年底的现金转换状况。对于各个季度的情况,我们不得而知。

现金流

这么长的现金转换周期,华为的现金流怎么样呢?这是我关心的第二个问题。  

  

  从合并现金流量表可以看出华为2009年的经营现金流约为217.4亿人民币,现金流状况良好。但是,与资产负债表对比,发现了一个小的差异。资产负债表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年末余额是21,017百万人民币,而现金流量表上是21,013百万人民币。这4百万的差异在附注12可以找到答案,原来是银行透支的差异。

更具体的现金流量表华为没有提供,只有一个比较简单的:  

  

  可以看出,从净利润到经营活动现金流主要有两个调整:折旧、摊销与非经营损益,以及运营资产变动。

折旧摊销的值一般为正的,是要加回来的非现金调整。而非经营损益可正可负。如果是非经营收益,则需要从经营活动现金流刨去,也就是负值。如果是非经营损失,则要加回来,也就是正值。

非经营性损益

通过阅读附注67,我找到了2009年的折旧和摊销值。  

  

  把前后两年的折旧摊销及减值变化相加,可以近似得出2009年的摊销折旧额,然后可以根据折旧、摊销与非经营损益的总值推算出非经营损益。通过2008年和2009年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成本原值的增长,可以假设推算出2008年的近似摊销折旧额,进而推算出2008年的非经营损益。    

  

  可以看出,2009年,华为有大约18.26亿人民币的非经营性收益。而2008年,华为有高达64.14亿的非经营性损失。这两个数字背后的故事无法在财报中找到,也无法完全用汇兑损益来解释。

运营资产变动

令我感到比较困惑的是经营活动现金流中运营资产变动部分。这部分显示增加现金36.65亿人民币。但是找遍了资产负债表,我也想不出哪来的这36.65亿。由于现金转换周期长达112天,随着销售收入在2009年增加19%,感觉上华为需要更多的现金才对。

而且,从资产负债表一项项看,运营资产变动不太会增加现金,而且会减少现金约5亿人民币左右。由于缺乏更详细的信息,这一项仍然是个疑问。

分红比例

由于净利润减去分红就是股东权益的增加值,我们可以很容易算出华为公司2009年的分红。

由于净利润为182.74亿人民币,而股东权益权益只增加了58.62亿人民币,所以分红约为124.12亿人民币。分红比例约为68%左右。高分红比例实际上降低了资产负债表上的股东权益,提高了ROE。华为过去收入和营业利润增长的CAGR都是在33%左右,如果没有大比例分红,华为的ROE不会达到40%左右的水平。  

保修预提

2009年华为的销售收入增长19%,但是保修计提仅增加了1.77%左右。如果不是保修成本降低或者服务销售收入比例增加,那么这个数字有些偏低。而且,2009年保修计提使用达到了19.41亿人民币,超过当年的计提额18.42亿人民币。这样的状况不能长期持续。

设定受益福利计划

这一项不知道是不是“Defined Benefit”养老金福利。如果是的话需要引起关注,因为这样的养老金计划会随着通胀而快速增加。很多美国和日本的企业就是被这样的养老金福利给拖垮的。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