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Barrons > 预言者的诅咒

预言者的诅咒

当我看到媒体开始批判过去曾经预测房地产泡沫破裂的人时,我知道泡沫差不多了。从古至今,预言者的诅咒就是“无力改变,无人相信”。即使预言者再高声呼喊,置若罔闻的人们也不会相信。预言者无法改变未来的轨迹,反而有可能因为不祥的预言而招致杀身之祸。

很多房地产泡沫的预言者都是根据基本面,如供需关系、租售比、房价收入比、房产价值与GDP的比例等做出判断。但是,房地产市场与股市一样,根据基本面做出的预测往往无法解释价格的变化。价格往往背离基本面而波动。当泡沫存在时,这种背离更是明显。对于一个投资者来说,价格变化与基本面的偏离是分析的重点,也是潜在的投资机会。一般来讲,价格与基本面的大范围长时间背离并不容易出现,但一旦出现就说明有一种正反馈机制(类似于索罗斯所说的“反身性”)在不断支撑、推动这种背离。找到这种机制,找到机制的弱点和变化就是关键。

另一方面,各种预测,无论是根据基本面还是量化分析,都要受到外界扰动的影响。早在2003年,周炜星教授和Sornette教授就观察到了中国房价的“超指数增长”泡沫特征。当时他们根据截至2003年的数据预测,中国房价还将上涨到2008年,之后泡沫破裂。在当时的数据量情况下,能够发现房价泡沫,并且预测中国房价再涨5年,已经可以说是奇迹。但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导致了“四万亿”的出台,大量的流动性不仅挽救了房地产泡沫,而且重新推动了泡沫的发展。他们虽然预测到了泡沫,但没预测到“四万亿”。他们的预测失败了吗?也许在一般人眼里这确实是个失败。但他们的逻辑与分析是坚实的,只不过模型被外界强大的扰动打败。理性的模型无法预测非理性的行为。其实,面对经济这种复杂系统,任何预测的准确性都不会很高。预测的置信度只能基于概率。

如果无法准确预言,那么预言者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如果预言只能在事后获得证实,那么预言又有什么作用?也许预言者永远都是人类社会中的悲剧人物,就如同卡桑德拉早就预言了特洛伊的陷落,警告了特洛伊木马的危险,但人们根本不相信,不但把她关起来,而且还欢天喜地迎接木马作为战利品入城。卡桑德拉的预言又改变了什么?也许什么也没能改变,包括她自己的命运。

为什么即使预言者做出了正确的预言也无法改变未来的轨迹?人类社会,包括经济体系,属于复杂系统,无需外界的推动也会发生自组织临界现象。这种自组织临界是非常强大的力量,不会轻易改变。泡沫之所以能违背基本面而形成并且不断膨胀,就是借助了这种自组织临界的强大力量。在泡沫成熟之前,在其到达命运的“奇点”之前,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止泡沫的发展。但是,一旦泡沫发展到了自身命运的“奇点”,无需外力,泡沫自身的重量就足以压垮自己,造成系统的崩溃。在1996年出版的《大自然如何工作》一书中,丹麦物理学家Per Bak认为经济系统也是自组织临界状态的,根本不可能通过利率等工具人为稳定,大的灾难必然发生,抑制局部的,小的波动并不能阻止大灾难的发生,反而会让灾难更严重。因此当时他就认为格林斯潘是错的,美联储所谓的“调控”经济周期根本无法避免经济危机,反而会加剧危机爆发的程度。面对危机人类根本无能为力,只有转嫁危机才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回过头看,美国在金融危机之后的一系列做法不就是把危机转嫁出去让全世界埋单吗。从这个角度看,小的危机,局部的崩溃其实并不一定是坏事。比如,在自然界中,天然的小型山火起到了自然更新,避免森林密度过大的作用。但是黄石公园曾经一直尽力迅速扑灭一切山火,避免自发燃烧的大火,结果导致森林过密,最后导致了1988年灾难性的特大火灾,超过三分之一的面积被烧毁。同样,在经济领域,也许小范围的违约、崩溃才能避免大规模的灾难,而表面上的一片和谐,持续上涨,“零违约”的情况是不正常的,是孕育特大型灾难的标志。

泡沫能否在短期免于破灭?答案是肯定的。比如中国房地产泡沫就在2008年被4万亿所拯救。但是,代价是什么?这是否埋下了未来更大崩溃的伏笔?最近一段时间,北京等地房价加速上涨,这是泡沫接近“奇点”附近的典型特征。人们应该警醒而不是乐观。但是,与历史上所有的预言一样,不会有人相信我的话,未来也不会因我的话而改变。

生活只能事后明白,但却必须不断向前。(Life can only be understood backwards; but it must be lived forwards. ---Soren Kierkegaard)

推荐 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