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Barrons > 投资者的赌性

投资者的赌性

“职业投资行业对没有赌性的人是无法承受的单调与苛刻。而对有赌性的人,他必须为其赌性付出相应的代价。”---凯恩斯《通论》第十二章

 

作为一个职业投资者,他应该深知投资是一个非常个性化的行业。投资的方式成千上万,反映了投资者不同的个性。但是,作为一个整体,“赌性”是职业投资者绕不过去的坎。即使是巴菲特这样长线的投资者,都承认自己喜欢打赌。那些短线投资者就更不能免俗。其实这是一个自我选择的过程。正如凯恩斯所说,职业投资对于没有赌性的人是无法承受的单调与苛刻。只有那些骨子里有些赌性的人才会选择投资作为长期的职业。“赌性”对投资者的影响,潜移默化,但效果却巨大而深远。

 

赌性的根源:无意识区域

现代科学的研究似乎已经找到了人类赌性的根源,那就是大脑无意识区域。人的思维与情感受大脑无意识区的影响大大超出绝大多数人的认识。人并不了解自己最深层次的情感机理,尤其是大脑“无意识”区域的情况。人类的大多数决策是由大脑的无意识区域而不是有意识区域作出的。因为有意识区域处理能力太小,而且接受的信息是经过延迟的,只适合处理少量重要信息。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投资是一项简单却困难的活动?人类大脑处理信息的方式,天然的,无意识的快速决策反应与投资的内在规律背道而驰。

 

为了测试人类大脑的无意识区域对人的影响,在一个实验中,试验人员给几组试验对象注射肾上腺激素,让实验对象心跳加快血压升高。这时,让实验对象加入一个小组。当组里掺杂了一个喜形于色的“托”时,大多数人感到的情绪是快乐,当组里掺杂了一个怨天尤人的“托”时,大多数人感到的是愤怒。而对照组没注射激素就没有此感觉。人们把激素带来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解释为相应的情感。在另一个试验中,一个美女在万丈深渊之上一个岌岌可危的小桥对一些路过男性做问卷调查,并留下自己的电话。在这之后,这个美女接到电话的比例非常高,远远高过在安全的平地之上所做的同样试验。人们把危险带来的强烈兴奋误认为是心动。同样的道理,恐怖片对情侣也有类似的作用。

对大脑的实时CT扫描研究发现,大脑的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这个原始的,与情感而不是理性相关的区域主宰了人的贪婪与恐惧情绪,进而影响了人的投资决策。大脑的伏核Nucleus Accumbens (NAcc)推动人类寻求回报,而大脑的前岛Anterior Insula则让人规避风险。当大脑的这两部分主宰人的投资行为时,人往往容易犯更多的错误。试验发现,当一个人的投资获得良好的回报后,大脑的伏核变得兴奋(图中红色区域),促使人变得更贪婪,寻求更具风险的投资。而当一个人的投资遭受损失后,大脑的前岛变得兴奋(图中蓝色区域),促使人变得恐惧,寻求更安全的投资。不幸的是,这种人类原始本能驱使的投资方式往往让人投资失败。

 

人的赌性,源于大脑的无意识区,是人性深处的原始动力。有人说赌博是对不懂概率的人所收的税。其实,即使懂得概率,人性的弱点仍然会让很多人对赌趋之若鹜。赌博,与股市一样,都是对人性弱点的税收。

 

赌性的影响:生存与毁灭

从数学上看,投资与赌博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在高度不确定的条件下进行决策。在赌博中,押注太小无法获得大的回报,但押注太大会造成毁灭性的后果,导致赌徒的毁灭(Gambler’s Ruin),损失所有本金。而那些赌性太重的人,往往倾向于过度押注。有着这种习惯的人,每天都走在毁灭的边缘,只不过命运的骰子还没有最后宣判。现代的投资工具多种多样,高杠杆更是可以放大一切,包括风险。这让赌性太重的人更可以孤注一掷,也就离毁灭更近一步。

 

与投资者类似,创业者的赌性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创业初期,FedEx曾经由于得不到一笔贷款,面临困境。创始人Frederick W. Smith孤注一掷,拿了公司最后的一笔5000美金去拉斯维加斯赌二十一点,赢了27000美元。他用这32000美元让公司渡过了难关。否则,就没有今天的联邦快运。创业者的赌性由此可见一斑。生存者偏见(Survivor Bias)让人们认为这种极端的赌性能够成就事业。但是,事实是大多数不那么幸运的创业者都被这种极端的赌性所毁灭。

人的赌性,来自人类自身。DNA从根本上决定了一个人的大脑结构与对外界刺激的反应。那些天生赌性过强的人,其实每天都是走在通向毁灭的道路上,只不过暂时侥幸生存。因此,赌性太强的人应该远离投资,尤其是职业投资,以避免毁灭的命运。

人生的痛苦,很多都是因为想改变一些无法改变的事实,如自己的DNA。或者认识不到世界是如此随机与偶然,总想寻求各种解释,总是寻找必然。与其自寻烦恼,倒不如顺其自然,远离尘嚣,感受世界的随机与偶然,经历自己独特的人生旅程。



推荐 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