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Barrons > 投资者的困境

投资者的困境

投资这一行,每天面对的都是随机与偶然。这个世界比绝大多数人所认为的要更加随机,更不确定,更具有风险。偶然是常态,必然是极端。作为一个股市投资者,他/她总是面临着这样那样的困境。这些困境让职业投资者面对痛苦的选择。

 

投资者的困境之一:资金的困境。

投资者的资金有多长线,投资的期限就有多长线。对公司基本面的分析,基于事实与逻辑,很多是客观的。但是还有很多主观的判断,而且很大一部分因素是不确定的。市场先生在短期是投票机,并不一定反映基本面。因此,股市在短期并不是一个好的投资判断标准。当股市的方向与你的判断相反时,你无法知道谁对谁错。只有长期的检验才更可靠,但长期我们都死了,尤其是职业投资者所能获得的资金生命可能只有短短的一两年,根本无法承受大幅度的波动。你是愿意坚守正确的判断,承受短期的波动,从而失去60%所管理的资金,还是追逐趋势,获得短期业绩,保持资金,却让客户在长期受到损失?最简明的道理,你是愿意选择正确还是愿意选择赚钱?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抉择。因此,很多人选择随波逐流,甚至加入泡沫。这就是投资的职业风险与困境。

 

投资者的困境之二:分析的困境

大多数投资者都进行一定的分析,然后才作投资决策。但是,这些分析的局限性是非常大的。证券分析的奠基人格雷厄姆对证券分析的局限性的认识非常清楚:

“一定要记住,分析师所揭示的事实,第一,不一定是全部事实;第二,不一定是不变的事实。他研究的结果只是对过去的描述,只不过更接近正确的版本。当他获得信息时,或者当市场终于要对信息作出反应时,这个信息可能已经失去了相关的意义。”

分析到底有没有用?

在《证券分析》一书中,格雷厄姆这样问道:“股票分析在什么程度上是一种有效的,真正有价值的活动?在什么程度上只不过是一项空洞却必不可少的仪式,用来参与对商业和股市之未来的赌博。”

他的回答很不乐观:“对典型的股票——也就是从清单里随机抽出的样本进行分析,无论有多详细,都不太可能产生可靠的结论,用来判断股票的吸引力或者真实价值。但是,在个别的情况下,通过分析的过程也许可以产生相当确信的结论。”

他的推论是:“分析只有对特殊的股票才是有效的或者有科学价值的。对于大多数股票来说,分析必须被看作是某种可疑的投机判断的辅助工具,或者虽然无法计算出价值但是为了必须算出个数来所进行的虚幻的方法。”

这样的话语出现在名为《证券分析》的书里,颇具讽刺意味。但是,这也反映出格雷厄姆对证券分析所持的现实态度。

另一方面,即使你的分析是正确的,市场却可以长时间保持非理性,让你的分析无用武之地。正如凯恩斯所说,“市场能保持非理性很长时间,长到超过你能保持偿债能力而不破产的时间。”因此,我认为格雷厄姆下面的话不仅对证券分析,对现实生活也很有意义。

“It is always good to know the truth, but it may not always be wise to act upon it, particularly in Wall Street.”

“掌握真理总是有益的,但据此行事则未必总是明智的,在华尔街尤其是如此。”

 

投资者的困境之三:复杂的困境

虽然证券分析具有各种局限性,但相对宏观分析与市场分析,其实还是相对简单容易的。因为无论定性还是定量,基本面的各种因素是处于有序的状态中,不确定的是未来的参数,但这种不确定可以用安全边际来应对。而股票市场与宏观经济是复杂系统,甚至可能是混沌系统,处于不断的循环反馈之中,任何微小的参数变化都有可能在未来造成重大的影响,这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而且,分析者自身也是循环反馈的一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因此,对市场及宏观经济的分析,除了极少数特例,几乎不可能分析对。

股市是一个典型的复杂系统,存在自组织临界现象。无需外界的作用,这个复杂系统内在的自组织会让平时处于“亚稳定”状态的系统进入临界状态,这就是泡沫。泡沫可能是投资者所面临的最复杂的现象之一。面对泡沫,即使是地球上最好的投资者也要受到重大挑战。互联网泡沫期间,巴菲特受到华尔街的讥笑,老虎基金的创始人,对冲基金传奇朱利安·罗伯逊不得不关闭他的基金,而以卖空见长的詹姆斯·查诺斯(James Chanos)则遭受了重大损失。而那些加入泡沫,享受了短暂狂欢的投资者,在泡沫过后则大多受到了巨大的损失。

 

投资者的困境,是每一个职业投资者难以摆脱的命运。



推荐 120